第四梯休假。
等回到工作軌道時,我當了兩個禮拜的大隊輔。



相對於小隊輔,大隊輔一次要掌管二至三個小隊。
打個比方,小隊輔像各班導師,而大隊輔就像是科任教師的角色。


大隊輔,這個職位聽起來就很威。
婉的心情很複雜,一方面覺得自己好像被升級,喜悅之情不必言說,另一方面又對這個新職務非常陌生。
畢竟我也才帶過三梯,第四梯還休假,小隊輔都還沒有做到得心應手,馬上又新官上任,三把火是有在燒,但似乎投射出惶惶不安的燭影在慘白的牆壁上。
因此,禮拜天的服修,我整個人戰戰兢兢。


大隊輔的工作內容,主要是協助小隊輔。只要旗下的小組員需要任何支援,絕對是義不容辭的。
例如幫忙主持小隊時間、帶受傷的小朋友去營本部擦藥、帶早歸的小孩去校門口、扮黑臉整頓班上秩序等等。

我記得有一次是遇上自然A要作鋁罐爆破的實驗,我的小隊輔擔心有小朋友沒有自備鋁罐,就打電話給我…
「我們班要作鋁罐的實驗,請你盡可能找到越多鋁罐越好。」
「喔,我知道了。」
「我要完整的喔,壓過的我不要。」
「好好好。」
當下心裡瞬間閃過一絲不爽,但是我的小隊輔有需要幫忙,我豈能置之不理。於是我走過明德樓和至善樓各樓層的資源回收筒,翻箱倒櫃、精挑細選了六個,而且還一個個洗好擦乾淨,走回明德樓635的教室。
最後只有其中三個可以用。
「這三個留下,另外三個不行。」
「為甚麼?它們又沒有壓到,很完整啊!我還洗乾淨了耶!」
「我要的是鋁罐,這三個是鐵罐。」

六個被退貨三個。
好吧好吧,算我自己太笨,鐵罐鋁罐傻傻分不清楚。


除了協助,當大隊輔最好玩也最累的,就是分飾大地遊戲的關主。
一次要hold兩至三個小隊,講解遊戲關則、管理遊戲秩序、登記分數、炒high氣氛…等等,真的很不容易。每天上工,最令我神經緊繃的就是大地遊戲的這段時間。
我帶過的關,第一個是套圈圈,就是去夜市會看到的那種;第二個就是支援前線,完全沒有什麼道具,考驗主持者的臨場反應。因為婉很怕自己撐不過遊戲的40分鐘,所以針對無道具可言的支援前線,還特地擬了一份講稿☺

每一個小隊都有準備諂媚關主的隊呼,不外乎就是“某某關主好美麗,你是我的巧克力”等等之類好聽的話,婉講還不夠厚臉皮,所以有時候都會很尷尬啊哈。可是我真的比較喜歡小朋友直接跟我說「關主你辛苦了!」

結業式的禮物,也是大隊輔負責包裝的喔!
第六梯的結業式正好遇上父親節,所以我們B組的禮物就以「送給爸爸的父親節禮物」為主題,包了各式各樣可愛的獎品,組長和其他小隊輔都說很有創意。

季軍是一部march,還有搭配一把賓士的車鑰匙XD


這是一隻鋼筆喔!!可是小朋友說是蠟燭(汗)


純手工筆電,還結合了電腦上的我的文件夾。


漂亮的手錶,還有nokia手機,都是以小筑的東西作範本畫的喔!


西裝領帶和圓禮帽,有沒有很精緻可愛?


冠軍隊的獎品,看起來很大箱,但其實…:D


連續兩梯的大隊輔,我總算有比較熟稔了一些。但我還是比較喜歡當小隊輔。
這是一個歸屬的問題,我想要有一群孩子和我有直接的連結,我是直接為他們付出心血,我可以記得他們每一張臉對上的每一個名字,而不是只有輪廓,我想和他們一起喊隊呼,一起為自己的小隊加油,一起在大地遊戲裡闖關,一起跳營歌,一起在這五天朝夕相處。
大隊輔很難,很難和孩子比較親近。我討厭你們都認識我,我卻叫不出你的名字。
我很想早上看見你們,就可以大喊「某某某,早安」而不是「小朋友,早安」。
或許我中了名字的咒(典故出自《陰陽師》一書)。
或許是我佔有慾太強?


第七梯如願變成了小隊輔。
因為上兩個禮拜的嶄新體驗,讓我很珍惜這次小隊輔的機會。
婉也感謝組長給我當大隊輔,從那裡我開拓了不一樣的視野,也學會從不同的角度看夏令營,還有同理過去當過我大隊輔的人的心情。也更貼近組長們,看到你們忙碌、辛苦又堅強☺
謝謝你們。



婉禎老師。



alors, au revoir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vril 的頭像
ivril

les etoiles violettes

ivr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